胸腔鏡的切片結果出來了--- CD7(+)CD20(-)TTF-1(-)

李醫師說,因為TTF-1(-),所以無法確定爸爸的原發癌是否為肺腺癌。

 

我:「李醫師,為了解癌症的原發部分及轉移情形,並考慮後續照護的問題,我與哥哥還不確定之後會在哪家醫院治療,可否拜託在爸爸出院前,幫忙作完所有的可能檢查?」

李醫師人有點酷卻很好,聽完我對爸爸之前身體器官有異常情形的描述及肺腺癌可能轉移的部位,全都安排在短短的一星期內完成了最完整的檢驗。

只是,爸爸在住院了1個多月及經歷了胸腔鏡手術後,再也耐不住性子待在醫院裡,

尤其在聽到要做攝護腺切片時,因數年前攝護腺肥大刮除手術的悲慘遭遇導致之心裡強烈恐懼,像個耍賴的孩子一直吵嚷著要回家。

 

在醫院裡,除了要照護父親的情緒外,深怕脆弱及悲觀的母親在父親還不知道的情況下露了餡,所以許多覺得說了對事情沒幫助的事始終是隱瞞著她的。

偏偏,

對於父親的病況,母親在聽聞父親還要另經歷一連串檢查後有許多的懷疑並時有時無的將一些懷疑傳達給父親……

「你爸爸真的僅是一~二期?」

「做這些檢查有必要嗎?」

「你爸爸做攝護腺切片會不會像上次作攝護腺刮除術一樣很痛苦?不能不作嗎?」

「會不會是各科醫師要拿你爸爸來練技術?」

這些懷疑,導致每次與李醫師私下談話及討論病情的時間就必須與母親諜對諜,深怕她又一次次的突然出現我與李醫師的背後。

 

家人間彼此的信任及扶持,原是面對家中有癌症病患期間最重要的事,

但卻因為怕爸爸承擔不起這件事實、怕媽媽無法共同面對及處理這件事、怕爸爸因媽媽的一言一語及低落的情緒而受到衝擊或傷害、怕即使用最和緩的方式來對他們解釋病情仍會有過多的臆測並產生更多的問題……

所以,對最需要知道這件事的爸爸及媽媽,

很多事在還沒有確定或不知該如何表述之前我們選擇了隱瞞或淡化,

但,卻因此而無法讓他們信任我們兒女在此期間所做的所有努力,

也讓此時大家因疲憊及衝擊的情緒而快到達爆發的極限。

 

幾乎是在半哄半騙半威脅的情況下,爸爸終於經歷了一連串的胃鏡、大腸鏡及切片、攝護腺切片、腦部MRI、骨骼掃描及正子掃描檢查,結果顯示癌症目前仍侷限於肋膜部位,也就是說,原發部位應該在肺肋膜處,只是,究竟是不是肺腺癌,連醫師也不敢確定……

全站熱搜

mamaya1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